时 间 记 忆
最 新 评 论
专 题 分 类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

 
一些对孔子的看法
[ 2009-2-19 18:01:00 | By: 715715 ]
 

 一些对孔子的看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庭瑶

我不喜欢这老头儿,这个待贾而沽,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楞瓜儿。这个学识涨满的人,这个被称之为“圣人”的人,他在死后头衔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与生前的不得志形成极大的反差,个中滋味,不知他死后是否知晓。

我不喜欢他是因为他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会刺痛我的心,我在他的眼里大概是个不晓礼义的莽夫,做不到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看到河水不会想到“逝者如斯夫”,只会在沙滩边玩耍,做感官的奴隶,任由时间飞逝。他的话如内心的隐痛蛰伏在我的脑海中,不经意间给我重拳一击,让我找不到辩驳的理由。我不敢正视他的话,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,所以骄傲自大地说不喜欢他。

失眠的时候想起他周游列国的一些事儿,莫名就感到感伤。这个“十五而志于学”的悟者,早失父母,所以“远游”。他是否想到,从他踏上旅途的那一刻,某种不可排遣的孤独,将伴随着他,一直到死后也不会消解!正是这种东西,让无数失意的中国人浸淫其中,有人如他一样默默承受,更多的人却向着天空高喊“归去吧,归去吧”,寄情山水,纵浪大化之中。

当一种价值体系不足以背负整个国家的担子时,无数的人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批判它,解构它,把它稀释成一堆烂泥。有人会悲观地沉沦,有人会隐语于山林,还有少数人清醒地认识到了现实。而这少数人中,又有几个,能穷尽自己的一生,去建立一种新的价值体系呢?孔子让我认识到,也许,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穷尽,穷尽自己的一生,做可能不能实现的事情。一批忠实的学子跟从着他,像从沦陷的土地中出逃的人,迁徙辗转,如同一群丧家犬,在背负使命的同时也背负着孤独,这种孤独是一种我们这些脆弱的人所不能承受之重。

我记得有一个记载说,孔子和弟子们绝粮于蔡,弟子们嘟囔着,抱怨着,孔子一直坚持着讲课,直到灾难过去。我们承受孤独和痛苦的能力有多少?孔子如同释迦牟尼一样,傻傻地认为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”。他知道痛苦和孤独不能避免,反而穷尽自我去承受它,在一个有东西为之奋斗的人看来,痛苦不过是一篇史诗中的平仄之音,不能消解反而能衬托音律。

这样的人,在那样的时代,是卖不出去的。但卖不出去,总归比贱卖要好。

附记:

反弹琵琶,正话反说。阿娄读之,会心一笑。一个人真正懂另一个人,很少。都是自以为懂,或者自以为被人懂。对于夫子,我辈的认识,亦是如此。所以,偶然路过南京的夫子庙,于门口徘徊良久,终于没有进去。固然天色已晚,固然要买门票不爽,但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。圣人之行惟圣人知之,君以为何如?

我喜欢这篇文章,因为它不是很严肃。尤其是结尾,有点自嘲调侃的味道,这像我。唉,沽之哉,我待沽者也!夫子是个老实人。其实,谁又不面对“待沽”的问题呢?卖个好价钱固然好,不过,为了填饱肚子,有时候,贱卖也只能忍着点喽!毕竟,咱们不能自比尼山啊!呵呵!

生在这个匆忙、浮躁的时代中,每个爱读书的人或者都有跟不上节奏甚而怀才不遇的感受。如此,不强求卖个好价钱的心态还是适合的。但是,像阿娄这样忙的人都无暇去想这些了,我只希望这个半年过去、快过去。内心的焦灼可想而知!

那就想想未来吧,望梅止渴也好。我想,暑假里躲到老家去,看看闲书,看看家门前的田园和流水,看看青山,陪陪我的老祖母。我女儿说,那太寂寞了。我说,偶然享受一段时间的寂寞,是读书人的功课,也是享受。你说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-2-19

 
发表评论:
Powered by Oblog.